产品
合作
新闻
2019
06-10
 过去,北京的一些老戏迷看戏,不叫看戏而是叫“听戏”。因为他们对那些老戏非常熟悉。戏一开场,他们将头朝后一仰就闭上眼睛听,演员哪句唱得好,哪句唱“邪”了,他们心中都有数。台上的角儿们也熟悉听众,看他们一个个眯着眼随着板眼摇头晃脑,说明戏唱得还行,起码是没错,而一旦他们突然睁开眼睛,台上就发慌,一定是出什么错了。因此余叔岩对于唱腔的要求是极其严格的。他总是向人们强调:“不要拿‘腔’来救‘音’,而要以‘音’来救‘腔’。”这是非常精辟的艺术经验,是说唱腔要一路走正,不要拿腔拿调去讨好观众,弄不好就糟蹋了戏。可惜不少角儿们没有弄懂他的道理,依然拿腔拿调,十分难听,余叔岩讽之为“鸡鸭鹅声”。
2019
06-10
仅仅是这些称呼,隐含着多少悲哀,已足以使人泪下,而内容则更显示刻骨铭心的真情:
2019
06-10
我无意美化他们可能还在忍受着的悲戚,回忆可能仍在彼此心中忧伤地激荡,也许在平静的、甚至因忏悔而显得圣洁的外表下隐藏着激情,他们仍然在偷情,这时候他们才真正完成了史上最伟大的偷情——从上帝,或者说,从命运那里。
2019
06-10
生死有何殊?